随着社会公众对环保的重视,污染成为了时尚的原罪之一,H&M、Zara 等快时尚巨头更是头顶“不环保恶名”并饱受各类环保组织的批评。2013 年,H&M 推出环保系列 Conscious Exclusive ,Zara 则在 2016 年首次推出可持续系列 Join Life,Join Life 系列主要由 Zara 的回收产品进行再造而生产出来。 然后,衣料回收再加工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从快时尚品牌到高端时装屋,它们共同面临的问题是,在上游生产环节中,无论是棉花生产过程中农药的使用还是布料织染中所使用的染料,都会导致水污染。 硅谷“独角兽”孵化器 Plug and Play 近日和 Fashion for Good Foundtion 合作创立新的孵化器 “Plug and Play-Fashion for Good”,想要从服装上游生产产业——纺织业——寻找时尚行业污染问题的解决方案。Fashion for Good Foundation 由快时尚品牌 C&A 和奢侈品集团开云共同创立,后者是 Gucci 和 Alexander McQueen 等奢侈品牌的母公司。 除了提供硬件设施帮助这些初创企业进行技术开发外,孵化器的另外一项服务内容之一就是帮助这些初创企业和服装公司之间建立联系,除了 C&A 和开云外,Wal-Mart 和 Target 也将会是合作方之一。 此外,它们还想借助势头正盛的电商来帮助服装行业的“去污染化”。一方面是减少品牌在店铺装饰上的过量投入,另一方面,“Plug and Play-Fashion for Good” 所提倡的环保概念也需要通过网络渠道进行推广,从而帮助这些初创企业或者合作服装品牌获客。 H&M 环保系列 目前孵化器已经和 12 家初创公司签约,这些公司的项目内容十分多样,但都和衣料的环保生产方式相关。例如,初创公司 Mycote 尝试从蘑菇纤维中制作皮革替代品,尝试开发由植物制成的新型纺织品,Pili-Bio 则尝试用微生物来制作有机染料。 可以预见的是,这些环保技术在运用到实践过程中时,因为初期很难进行规模化生产,难以形成规模经济,制造商们的成本亦会相应增加,产品的价格也必然会有上浮,例如,采用有机棉作为生产原料的 H&M 的环保系列零售价较高,有些甚至超过了高端线 H&M Studio 和 H&M 设计师联名系列。 但是对于千禧一代们而言,商品购买也被视为宣扬自己价值观的一个渠道,因此当产品和“环保”挂钩时,也更有可能获得年轻人们的青睐。尼尔森的一项调查数据显示,2014年,有 55% 的 Generation Z (15~20 岁的年轻人)表示自己愿意购买那些为环保做出积极努力的公司的产品,即便这些产品较之于同类价格更高,2017 年,这一数据达到 72% 。 在 to B 角度,这些新技术在服装制造商方面的推广也具有相对乐观的前景。 首先,绿色时尚正成为时尚产业的未来发展的趋势之一,用可持续发展带来竞争优势正成为时尚业的共识。因此,在设计过程中,将创新、环保理念和专业知识相统一越来越成为设计师们的选择。通过引进无金属鞣剂,Gucci 能减少生产过程中 30% 的水污染和 20% 的能源消耗。生产过程中污染的减少对于企业而言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成本的降低,毕竟借助这些环保技术,品牌无需再在污染控制上投入大量的成本。 此外,时装界向来积极参与社会话题,近年来尤其推崇 Eco Chic,除了上文中提到的 Zara 和 H&M 之外,以 Stella McCartney 为代表的高端品牌纷纷提出用人工皮草替代动物皮毛。无论是如 Vivienne Westwood 那样是钟情社会参与,还是简单出于市场考虑而去迎合主流价值观,和“污染”两个字撇清关系都为品牌所乐见。“环保”正在成为时装行业的刚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