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蜂拥去拍故事片,但其实,纪录片也是很有商业价值的。单就院线电影而言,从远一点的《爸爸去哪儿》大电影,到最近的《我们来自中国》,商业纪录片表现都还可以。至于电视台播放的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几乎曾经引爆了舆论,更加彰显出了纪录片的独特魅力。而左右视频想做的,就是通过互联网孵化纪录片 IP 。 左右视频的创始人刘卫阳曾经参军,转业后进入中国传媒大学学习,2001年到2007年曾经在央视10套《探索·发现》节目担任导演。2007年之后,刘卫阳离开央视成立自己的公司,并继续以合作的方式向央视提供内容制作服务。时至今日,中视汉唐已经制作了长达200小时的纪录片,其中《超级武器》、《丝绸之路》等精品纪录片,尤受观众好评。 但在制作纪录片过程中,刘卫阳还是有一些困惑:“一般而言,我们的都是和央视合作拍片的:我们先报选题给央视,然后等它通过后,我们拿到经费,再去拍片。”而刘卫阳觉得,这种方式还是“离观众有点远”,选题有一些不够灵活。 因此,刘卫阳创立了左右视频。刘卫阳介绍道:“左右视频主要是拍摄近代的军事类、历史类短视频。在选题原则上,我们强调“三新”:新史料、新角度、新观点。它的专业性由北大、北师大的教授帮助我们把关,而它的制作则由我们出身央视的专业团队来完成,素材也来自于我们的独家资源。” 自从7月1日上线以来,左右视频运营了三个月,制作了《看身高190的冯玉祥如何耍大刀》、《上海人60年底在饭馆里都吃什么》、《你们看过清朝人的历史视频,你听过他们说话吗》等口碑颇佳的短视频。现在他们主要入驻了今日头条,微信和秒拍等几个平台。在今日头条,左右视频的集均播放量在20万左右,而在更适合短视频播放的秒拍,这个数字则有300万。三个月下来,左右视频在全网累计了几十万粉丝,并且被选入了今日头条千人万元扶持计划。 刘卫阳说:“在网络上做短视频和给电视台拍纪录片完全不一样,有一种和观众零距离接触的感觉。”对于左右短视频,刘卫阳希望它能够在未来发展成一个专业的短视频内容制造者,然后开通付费短视频观赏服务,走类似罗辑思维的知识变现道路。 但刘卫阳认为短视频并不是终点。最近,他们正准备推出以“抗战女兵”为主题的系列短视频。刘卫阳说:“这其实是我的一个实验。在我看来,这种贴近观众、又有历史深度的题材,是很适合拍成长纪录片。如果短视频能够取得成功,我们就准备着手拍这个片子。” 不过,这次刘卫阳希望能够把 IP 抓在自己手里。他说:“以往我们拍完片就直接卖给央视了,但是现在我们希望能够拥有自己的版权。”刘卫阳希望能够通过众筹或者自筹等方式募集资金,拍完这个片子。当然,刘卫阳最终还会谋求其在央视播放,央视将会收购其播映权。 而如果纪录片有不错的反响,那么刘卫阳还准备继续操作其后续的 IP 化开发。他说:“首先出书是肯定的。其次,我认为纪录片也有改编成影视剧的价值。在国外早有先例,《大空头》就是其实就是改编自反映金融危机的纪录片。而国内的话,《太平洋大劫杀》来自真实新闻报道,也可以视作一个案例。至于更多的游戏、动画的改编,都是可以想象的。” 刘卫阳表示,他希望能够通过左右视频以及后续的开发计划,形成一套完整的 IP 孵化链条:“先由短视频做前期的宣传,并培养受众,然后通过纪录片扩大影响,形成IP,最后再实现 IP 的后续开发。作为一家出身央视的内容制作公司,我们希望能够不断地积累纪录片,并且持续孵化 IP ,通过互联网在中国建设一个移动版的 discovery 频道。” 目前,左右视频团队约有17个人。项目启动资金来自于自筹,现在他们正在寻找天使投资。